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真是可惡的政府行政單位..
為了申請補助 準備資料前 連打2通電話問社會課
問道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確定所需資料後
通知姐姐哥哥去拿資料
結果...跟我說 你這樣資料不全 缺啥缺啥的..
我火氣來了 跟承辦人員說 我有打電話進來問確定所需的資料
你現在跟我說 缺什麼缺什麼 這樣子對嗎
還跟我說 我沒接到電話 我怎知道是誰跟你說的 我就回他 我打進來找"社會科"要找辦中低老人津貼 的人 接電話的是女生 我怎知道是誰 電話轉來轉去我怎知道 
還教我不要生氣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外面在下雨了

房東說 不會漏水了 等下要去看看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戴手套的僮僕拉開車門,門裏先伸出一雙超大碼粉紅高跟鞋。司機扶大衛下車時,不禁叫苦。

那司機一手已捧著桌面大的玫瑰束,空出另一手攙扶,此女身材高大,偏偏故意裝暈,搖晃了一下,揚眉瞇眼,輕輕拍著脖子。週圍的人見狀,都呵一聲,訝嘆著,司機差點沒應聲摔倒。

鎂光燈啪啪掠過,大批攝影記者,攝下了雙手交握著粉紅色皮草披肩、遮顏竊笑的嬌羞神情。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衛扮鄉下姑娘轟動巴黎,也沒卸妝,就打算啟程往紐倫堡,追回凡妮莎。

在薩爾斯堡,還是星期六夜晚。在大宅鐵籬外,悟斯這樣問樂詩:

「你小時候已預知要遇見我,你可預知過,我就是你死難的原因嗎?」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值樂詩知道對頭在樓上等她,今晚可能沒命,所以先把心事說給悟斯聽的時候,大衛在巴黎,帶著凡妮莎,駕小船開溜。

當凡妮莎張開眼睛時,天已亮,經過完全地深入地睡眠,全身舒適清爽。一個男人笑嘻嘻道:「早安,醫師,你醒後好可愛。」

他坐在對面,一手還拿著槳。凡妮莎這才驚覺,自己是在一隻小小船上,慢慢飄過賽因河,開闊的江面,大小橋拱,河中小島上聖心堂的倒影,雕像口中湧出清流….。她從腦下一摸,抓出一件鮮紅色的小馬甲,尺寸驚人。凡妮莎倒吸一口氣。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是大衛扮女大鬧巴黎歌劇院,拉著凡妮莎落跑的同時,史樂詩在薩爾斯堡,試衣室裏輕輕說:「請進來。」

悟斯撥開幔子,才發現樂詩比他姐姐還小三個碼。她找到更舊的晚服穿上,是祖母極年輕時穿過的。拿破崙第三時代的式樣。

象牙白色的薄紗料仍閃著溫柔的光輝,大幅蕾絲飄散著,輕得像香檳泡沫。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值悟斯和樂詩在薩爾斯堡爭論洗澡與吃飯的議題時,調頭到巴黎看看。

六噸重的大吊燈燈火煌然,協和廣場左近的巴黎葛尼葉歌劇院裏,紅底黑叉的納粹長旗滿院飄舞。

維琪政府的高級公務員,德法愛國商人,與勳章累累的德軍將領們,在聽了一輪華格納的日爾曼英雄歌劇後,輕啜香檳。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季已過,晚間戲院生意不算好。

時維1940年,戰敗的巴黎正受德國軍事監控。夜間偶有爆破,數聲槍響。

「威尼斯笑傳」上演多時,深受德軍喜愛。「發著鹹豬手味的冷笑話,」巴黎的劇評家在報上嘲弄,當天立刻被補,但劇院東主薩巴斯勤卻將他保釋,理由是:此人一語雙關,寓褒於貶。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畢竟年輕,凡妮莎再醒來時,只餘悶痛。

滿室鮮花。已是紐約了,她床前的小几堆滿電報。「謹賀米勒太太,」其中一封說:「因您在大西洋航線上的勇毅經營,您已由耶魯以一級榮譽畢業。」

大戰在即,許多船舶需要重新維修裝配,更需要熟悉摩司電碼的人員。大疊聘書送進。凡妮莎檢視著,不禁望向窗口的大洋,煙波浩渺,水鳥遊弋。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箭幾乎穿心而過。大衛抱著凡妮莎,穿過排成長串觀望驚呼的人群。血一路從紗麗長下擺滴下。

她在他兩臂。從來不知道她這樣單薄。從來不知道心可以驚恐到麻木,心痛時哭不出聲音。

凡妮莎彷彿輕動一下,就掙脫了那痛死人的軀體。她訝異地看著那個哀哀流淚的高大傻小子,為何他長得這樣好看?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衛戴好帽子回到甲板,立刻化悲為喜,原來廚師已用華富薄餅捲成圓錐捲筒,用來盛冰淇淋。

當下和法國人與西班牙人人手一捲,檢視著海裏撈起來的年輕人。此人非常好看,年齡又與大衛相彷,臉色卻很差。坐椅子上,全身裹著毯子,用別針別上,頭包著條毛巾,腳泡在熱水盆,手上抱無尾熊暖手袋,仍格格打顫。

法國人在咖啡裏倒了些威士忌餵給年輕人,他皺著眉苦著臉吐出,大眼望著冰淇淋,鼻子用力吸氣。三人在他身邊繞來繞去,吃冰淇淋,不知如何是好。西班牙人用彆腳德文逗他,年輕人總不回話。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上蝴蝶傳奇1913之serenade de collector[捕蝶人夜曲]

 

大衛起床絕早,他練習發聲,卻看見甲板泳池裏,戴泳帽,穿著當代身長及膝泳裝的凡妮莎,來回暢泳著。

她泳技了得。仰泳時吹著口哨,看見大衛揮揮手,翻身一躍,竟游起蝶式,廿趟後,她起身,對大衛說:「我們去廚房找好東西吃。」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間,凡妮莎走進船橋甬道,發現燈光比平常暗一半。她知有事,但已來不及退出。

三個白種男人抱胸靠牆,一身酒氣,其中一人對她說:「華裔女,你最好把手上的文件全丟到海裏,自己也跳下去。否則咱們就幫你動手了。」

文件篋裏有鐵達尼號的航海誌,凡妮莎自己做的安全報告,與失事時她截取的碎片樣本。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法國人在鏡前說:「你恐怕要花些時間適應自己的新世紀女性新造型。」

凡妮莎說:「任何事只要奏效,我無問題。請你也為我的助手露露檸檬做個相同造型。」

兩個鐘頭後,香奈兒走進沙龍,一眼看見露露檸檬那雌鹿般的S型身體,穿著露小腿的直身洋裝,細香煙從她嘴角落下。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西洋子爵號」的甲板上一團亂,大副馬度高對凡妮莎自我介紹完後說:「令祖父已匯了五千磅到倫敦總公司,務必照顧小姐起居。」

「家祖父並懸紅五千磅給任何救了我性命並保障我安全的人,是不是?」凡妮莎道:「恭喜閣下今天發財了。我要先洗澡,吃全餐。這是我的助手,名叫露露檸檬,來自紐奧良,和她的令堂與兄弟。他們全部洗澡,吃全餐,入住貴號的貴賓套房,一人一間。至於男高音馬林與夫人,」

「小姐放心。他是歐洲名人,已有安排。」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大衛米勒留有日誌,他會這樣寫:
1912年四月12日。北冰洋星空澄澈,空氣是金色的。

因為,在那夜,大衛遇見了他的蝴蝶。
*****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濃煙嗆人,啪啪的火星朝天竄出,薩比喝令陳凡扶大衛避出。

大衛兩手貓般攀著陳凡,兩腳如沉船,在地上拖曳。沉重之極,陳凡設法移動。他拼命對她的兩眼揮手,喊著:「專心,…聽我講,別拆了!用火……另一把火……,」

薩比忽然懂了,「好主意,」他抓起一根燒著的木棍,向火延燒過來的方向點燃。其餘人手心領神會,煽的用力煽,吹的用力吹。兩股火遇在一起的瞬時,陳凡覺得要窒息,只聽轟一聲,火滅了。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薩比輕扶帽沿,知道附近有巡補房的人跟著。他在賭場行竊,甚有斬獲,但也露了行藏。

他推門走入法租界中的申藝布莊,皮鞋雪亮,一身名貴衣料。這片地上勢利到只認識這些。不出所料,咖啡立即斟出,紙煙與糖果在匣裏。

恬靜的室中已坐著另一男子,穿著中式長衫,翻過「大美晚報」,閱讀,手勢極悠閒迭盪,姿態輕逸流貫。見薩比坐在對面,頷首微笑。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宣紙印出極精美的字體:贓物展,只看不賣。僅西人使節之最高階獲邀。
*****

狐疑的他們,多半帶著槍。汽車開不進胡同,僅有一排人力車待命,見到帖子,一言不發,一個個帶到四合院前,也不收錢,立即閃人。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凡走進書房,見大衛已張開眼,灰綠眼珠中有惶惑神色。陳凡落淚。

此生第一次,她摸大衛的臉,對他說話,忽然發覺,聲音是連自己都沒聽過的樂觀:

「你中毒,是我錯,讓你誤食毒物,但運氣真好,中西醫保住了你的心腦,暫時無法動彈。這個國家你並不熟悉,很久之前,曾存在過一件美好的事,叫作“義”。意思是說,即使你我素不相識,我也不會棄你不顧。你向我求親,真有眼光。在洞房花燭之前,我總要教會自己,如何讓我兩有模有樣,不失禮於人前人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