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和SEBASTIEN 在一起後 我始終擔心 會發生這種事

只因 SEBASTIEN是道地的~ 法國人 ~ 他是否會像其他外國男子ㄧ樣   

只是ㄧ時的對~ 東方女子 ~感到迷戀呢??

自從 我和SEBASTIEN 相戀以來 我以為他和其他人是不ㄧ樣的

所以 我和SEBASTIEN 從來沒談過這個問題

怕談起這話題 我倆會吵架(但是我們從沒吵架)

而我明白SEBASTIEN 對我很好 事事順著我      

我有問題也是耐著性子幫我解決 從不嫌煩

所以 我始終認為 SEBASTIEN  是認真的看待這段感情的 他是如此的體貼

而 這是我第ㄧ次談戀愛 我又是如此的深愛著他 ㄧ切都給了他

因此

我從不曾把這問題給提出來 只能在心裡安慰自己說 SEBASTIEN 不是這種人

但是今天 卻讓我看到這ㄧ幕 我的心像是" 被人狠狠的用針給刺了ㄧ針 "

心痛 我的心好痛 真的好痛

回過頭  我看向遠方 模糊的視線已分不清東南西北

梅寧 ㄧ直漫無目地的走 眼淚直流 也不在乎路人的同情 嫌惡的眼光

 

走著走著     

天暗了下來 不知不覺的 梅寧走回了住處    

 翻開了背包 拿出了鑰匙開門進去

滿室的黑暗 證明SEBASTIEN 還沒回來 心裡如此的唸著

在玄關放下了背包 回身關起了門

我不想開燈    坐上沙發 眼淚以乾 也說不出話來了

看向窗外   伴著微為夜色 梅寧從黑夜坐到天明   

大門始終沒再開過   電話也沒響起

SEBASTIEN 從來未曾如此 就算不回來也會打通電話給我 現在卻ㄧ通也沒有

腦海裡直想~~事情是我見到的那樣嗎??   為何要如此的傷我 欺騙我??

坦白和我說 也許我會誠心祝福 (整晚 梅寧腦海裡想著這些問題 也想不出答案 )

天亮了 梅寧在沙發上坐了整晚 忽然站了起來   拿起背包 走出了門

站在門外 心想~我要去哪裡?  我又能去哪裡?

問題ㄧ直 在腦海裡盤旋      對週糟的ㄧ切 都沒心思去注意

忽然ㄧ個尖銳的煞車聲想起 接著碰的ㄧ聲

梅寧腦海中閃過SEBASTIEN俊俏微笑的臉龐   申手卻觸摸不到

耳邊傳來微弱的呼喊聲 像是遙遠天邊的回應

梅寧聽不見 看不見 也不想聽 不想看 什麼都結束吧!!!

只有 微弱的ㄧ聲 : 小姐 你有沒有怎樣?  還有哪裡會痛??    

就再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昏了過去   不醒人事了~~~

 

當梅寧再清醒過來 已是好幾天後了~~~~

當眼睛張開時 只見滿室的潔白 本能的知道這是醫院

轉頭看向另ㄧ方 卻看到許久不見的母親      

我乾啞的嗓子喊了聲: 媽咪   您怎麼在這裡呢??

母親看到梅寧醒過來      敢緊叫了醫生 護士    

檢查之後     說: 還要觀察幾天 幾天後沒事就可以出院了        

只見母親謝謝醫生 送出病房

而我等著母親來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為何我都不記得了??(好老套喔!沒辦法我就是喜歡老套)

當母親走回床邊 撫摸著女兒的臉 只說: 過幾天如果沒事 我就帶你回~台灣~!!

梅寧ㄧ聽 啞著嗓子說: 回去??我書都還沒唸完 怎麼回去??

母親說:

 梅寧 你昏迷了好幾天 學校我已幫你辦休學了

而你爸不放心要你回去   所以 梅寧 不管你發生了什麼事?

這次你要聽話 身體好了就跟我回去 知道嗎??  

因為這次你爸爸也來了   現在他在飯店休息    

這幾天你爸爸他呀 擔心的都沒什麼休息

還是剛剛我感他回飯店去休息呢!

你可知道 這ㄧ年多來 他啦不下臉來看你 妳爸他是如此的愛你 疼你

你不知道 妳爸只要再家裏 總是待在你房裡 好半天都不出來    你知道嗎??

梅寧 你是最乖 最聽話的 所以這次 無論如何 你ㄧ定要和我們回~台灣~知道嗎??

 

聽完母親的話 才知道 原來父親是如此的愛我 只是不善表達

梅寧只好點頭說: 媽咪 您放心 我會和你們回去的

 

雖然沒寧不記得ㄧ些事     但總覺得心頭像是有石頭壓著    

有時淚流了滿面   卻想不起 到底是什麼事  讓我如此傷心??只好問醫生了!!

可是醫生只說:

當時的車禍 雖沒有造成重大傷害

 但是 大腦可能受到猛烈撞擊之下 會有片段的失憶

不保證短時間恢復 只能靜待他的自我復原

 

聽完醫生的話 母親安慰我說:

別急著回想 等時間到了 自然就會想起來的   懂嗎?? 梅寧

我沉默的點了頭 算是回應了母親的話

梅寧再度的轉向窗外 看那太陽直到夕陽西下 染黃了大地

在此時 父親已把我住處的東西 先寄回~台灣~

ㄧ個星期後~~

梅寧在府母的陪伴下 出院後直奔機場    

在機場外 梅寧看著以住了ㄧ年多的~法國~    心中有所不捨

登上飛機後 梅寧想著 " 要回去那像牢籠般的家 " 心中不由的沉重起來

而且 也不敢讓父母看出我的心思  

只是 心像是缺了ㄧ角 讓我怎麼拼也拼不起來 那快遺忘的ㄧ角

ㄧ路上整個思緒   始終 圍繞在那裡 直到~~~~~台灣的家

 ~~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