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上西區

試聽會多在白天,秩序頗亂。大衛和凡妮莎遠遠坐在後排,看新人試音。
至缺人的是「魅影」這個角色,
演員雖多,但不是人人能以嘹亮兼陰沉的喉音唱出那一腔孤憤。
瑞士人在鋼琴伴奏下唱著「暗夜音樂使者」。
製作人與劇評家都以怪異眼光地望著他,收尾極神秘,嗓調頗不尋常,
但他為什麼理個光頭?他該把頭髮油亮地向後梳。
天生反骨,偏又是魅影的個性。
正爭議,劇組有人朝外扔出一頂假髮,打落面具,倒扣在瑞士人頭上,兩邊對稱。
沒想到他那樣漂亮,在場全體女性都奇詫噫地一聲,望著他的大眼和鬢腳,臉像薔薇般泛紅。
女主角又驚又喜,趁機昏倒在他兩臂中。瑞士人既駭異又不好意思地扶她下台。

接著試聽西班牙人。
他太神氣,中氣太足,拉丁口音太重。
但那封威脅信他唱得擲地有聲,起止均準確無比。
鋼琴師此時亦來了癮,彈出「為何屏息」,
西班牙人欣喜地繼續唱,揮手叉腰,走來走去,重重地恐嚇,整個人活脫脫就是「魅影」真身…直到有人員在高處叫停。
大家抬頭。不得了,燈具架搖搖欲墜。
此時,屋外響起重型機車的噪音。
試唱中斷的西班牙人,惱火地擲下面具,衝出門外,與飛車黨拼命。
大衛怕他生事,急拉瑞士人追出,
此時,燈架嘩一聲,落在地面,碎片亂飛。
大衛立即折回劇院,用大衣兜頭罩起凡妮莎,不由分說抱起她,快跑離開現場。
直到凡妮莎大叫:「啊,我沒事。」他放她下來,
她反向跑回,要察看有無傷亡,大衛急得拉住她。兩人又折返現場。
此時救護車已到,
瑞士人趕上來報告:無人傷亡,但西班牙人已不見蹤影,可能被對方綁架。
製作人怔怔拾起掉落地上的面具,盪氣迴腸那樣說:「啊魅影,世上莫非真有你?」
大衛真想一拳打昏他。

******紐約長島

倒底是小孩子,凡妮莎雖然說自己很好,卻全身起了紅斑,嘔吐一地。
她對大衛說,九月十一日她也有相同反應,不必急診,回家就好。
大衛撥開她額前頭髮,察看她的小臉,和臉上睫毛的陰影,又急又悔,連忙再用大衣裹上,扣子一顆顆扣緊,圍巾一圈圈圍緊。
甫進門,就撞見一夥身穿亞曼尼的保鑣,趕著向凡妮莎招呼:「小當家的。」
一名身穿傳統日本武士禮服的男人,漂亮英武得不像話,走上來。
凡妮莎掙脫大衛,衝上去擁抱他:「純三郎舅舅!」
流山純三郎一摸凡妮莎臉上的紅疹,即時變色,
「是這男人讓你受驚嚇?夢見,你在哪?來人啊,救人啊!非禮啊!欺負人啊!」
夢見懶洋洋道:「哥哥,不是一向只有你欺負人,哪有誰欺負你呀。」
嘍囉們皆拼命忍著別笑出聲。
夢見說:「唉,哥哥,你來也好,免得我向你要人。把西班牙大嗓門放了吧。」
純三郎道:「這些唱歌劇的,一個比一個難搞。
若不是法國人打你主意,大概也出走唱歌去了。哼,有巨大胸毛的都不是好東西。」
夢見笑了。「有巨大紋身的哥哥你,還不是全世界勾引女性。」

***** 本單元故事完

原文作者:Samantha

 文章出處:http://tw.myblog.yahoo.com/jw!Nm7mBc.GGRl6DRL.xZ_We2I-/article?mid=24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