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視,是閱讀心。心裏裝著世世代代的記憶。

悟斯從如是澄淨的眼中,看到另一個澄淨的女孩子。陳梵因。

故事還是要從梵因開始。

梵因的母系,全是凡間女性。她們與精靈有數代因緣,通家之好。

梵因與如是同時出生。但梵因從母腹,如是….則是藉著梵因出生而存在。如是並不是人類,她是精靈。一記鈴聲,或一道光線,精靈就在人間了。

精靈有何特別之處?梵因覺得她們是不愁吃穿的女性。通常男性一見到那鬆散捲髮,纖弱的腰身,和講故事般的晶亮雙眼,都鍾愛,不能自己,願用雙手奉上任何的事物。

精靈的要求卻很簡單。梵因要吃飽了飯,才有力氣做事。如是卻喝點花蜜就能過一日。她且在居家四週種滿各種花。

精靈不吃肉,對首飾與化妝品興趣不大,偶爾吃點心,僅是情趣。例如梵因吃雙球的冰淇淋,如是只把頂上的櫻桃摘下吃掉。

不管穿甚麼地方捐來的舊衣,如是都能用些刀剪針線,抓條蕾絲,把長襪子剪半截,鬆鬆套上。去蕪存菁,穿出最時新款示。梵因常央求如是改她的衣服。

母親與外婆的朋友中,不乏一同長大的精靈。她們有些也嫁人。但人間事從不干擾她們。

她們或者坐在橋上,尖塔,或嬉戲。向上躍,成天使,向下跌,成妖魔。但她們選擇不跌跤,也不跳躍。堅守這一點點調皮,成其精靈。她若假裝跳躍,天使都緊張,而魔鬼發笑聲。

精靈在天上人間,都遊刃有餘。梵因要苦讀才成材,如是卻一拿畫筆就上手,輕輕鬆鬆拿獎學金,讀倫敦的聖馬丁設計學校。

「曼哈頓奇緣」?那是不完全的精靈。因此愚眛奸詐,在人間灰頭土臉。

* ****
九年級時,梵因的母親,為繼父擔保,欠下天文數字的貸款。繼父遠走墨西哥,債權人將母親告到法院,反向強迫破產。本已家道中落的外婆家,也典盡當光。

母親將有牢獄之災。姨婆來了,看見如是,問她:「可有辦法救你養母?」

如是點頭。姨婆帶如是和梵因驅車往內華達,進得維加斯賭場。如是讓姨婆買大開大,下半夜,姨婆帶著贏來的現金回洛杉磯。母親得以還債,免了坐監。

奇是奇在,母女都不會利用如是做發財之想。母親對梵因說:「我錯在輕信他人,把過日子的錢敗了。既然獲救,就要清醒發奮,不能再胡裡胡塗,利慾薰心。」

梵因感謝母親不曾諉過,粉飾太平,反而將梵因當大人,誠實說出錯處,擔當自己的成敗與得失。原來兩手已是最好的嫁妝。
* ****

精靈們喜歡去富有的地方,被富人所愛。梵因後來發現,並非精靈勢利,而是她們愛約簡的環境,天然的質材。窮人家中堆滿人造的狼坑雜物,連人都折墮。

梵因學會了整理收納。如是怕狗,梵因也怕,務實的她,知道別無選擇,要上學,硬著頭皮,終於學會馴犬。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她珍惜人力物力,清洗寵物、剪毛,也從不上麻藥。為了不被咬傷,還學會了安撫恐懼的動物。用心是看得出來的,許多名人信任她的手藝。

悟斯從如是眼中觀察梵因,不明所以地熟識,「好小姐,」他喃喃道。

但更熟悉的卻是如是,他的愛慾。

「我在哪裏?」

如是閉上雙眼。火焚的記憶又回來。
* ****

時維1944年,阿姆斯特丹。馮布羽勒勳爵。他蓄鬚,高貴溫柔。

那是戰時最冷的冬天。她在他懷中,全身赤裸。但後背開展出一對虹彩般的雙翼。

「你愛過凡間的女性?」他點頭。她們沒見識過他,但最後都屈服在強硬的愛撫與溫柔的眼神中。他已娶妻,但分居。妻子與孩子在柏林。

乃馨,那時候她叫康乃馨,觸及勳爵的臉。他在落淚。她吹熄蠟燭。

「你呢?」他反問,能被男性歡愛嗎?她無語。因為不知道。

只有一種方法,可以發現。
*****
Vol de Nuit本故事完
如有雷同,那是為了讓妳對號入座
下週他要更深情更放肆,等妳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