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來自" Kuso 羅曼史 "Samantha

勳爵大步走入畫室,那本是圖書館。近五十碼的大窗面對著森林,但在戰爭中,書籍,油畫與古董收藏全裝箱,鎖在地下室。玻璃幾已全碎,整個森林在風雪後,禿枝呈黑灰。

寒氣襲人,康乃馨不見蹤影。遠處傳來狗吠。

三名下士牽著警犬,在樓下敲門。一身軍大衣,氈帽,皮靴,加了圍巾,仍在寒顫。勳爵推窗,對下方厲聲說:

「軍官豈能瑟縮?」聲音如抽鞭。才發現自己仍穿著襯衫,敞著衣扣。他錯愕。

為何自己從來沒怕過冷?身體彷彿是一團熱火。三人啪地行軍禮,抬頭望他,忽然咬著下唇,欲言又止。

馮布羽勒勳爵摸著自己的臉,那個女子,竟將他半邊臉剃淨,留下另半邊鬍渣。他忽然哈哈大笑。

「我中了共產黨暗算。」他大聲宣告。「我誓要誘補她,再剝光她。否則顏面何存。」
* ****

他在森林裏尋她。對他來說,整個林地都是食物。

他一掏,連尾巴抓起一隻冬眠中的浣熊,正設法割斷頸動脈,再剝皮。一個女人忽然出現,奪過吱吱叫的動物,放置一邊。浣熊立即鑽入樹洞。

「你瘋了?」他驚喜道,「這下我們的晚餐沒著落。」

她攤開披肩。裏面有許多菌菇,和一隻鐵盒,裏面是冬節水果蛋糕。這種酒浸的蛋糕,裏面珠玉般鑲著蜜櫻桃,可以保存許多年。

「那浣熊懷孕了,沒甚麼好吃。」她說,「我在地窖找到許多好東西。」

他很高興。「那是廚娘波莉在我十二歲時,為我做的蜜月糕。終於有你來共享。」

* ****
他倆喝了香菇湯,分完蛋糕。他帶著酒意,抱她上樓。

雪霽,雲影散盡,月亮圓大得幾乎不需點蠟燭。她駭異,撫著他的臉:「鬍鬚又長齊了,」

他脫下大衣,扔在圖書室空無一物的地板上,搖散長髮,再將她拋到大衣上。「所以你知道,在月圓時,惹誰都別惹某種雄性動物。」
* ****

天尚未亮,他離開,起飛了。

十分鐘不到,他遇見皇家空軍的中隊。對方開火,他還擊,才發現機上無彈藥裝備。

機翼中彈,濃煙已起。機上亦無跳傘裝備。他心中雪亮。他引誘過上司的妻子,現在對方挾怨報仇。

但另一側,一樣閃亮物體飛近他。她展翅接近他,伸手。他握住,藉力脫出座艙。

機槍再響,擊中她的一翅。兩人震盪,下跌。他聽見她疼痛地尖叫,用餘下的一翅緩和兩人下墜的速度。他痛苦地說:「我要解除封印。我不愛你,離開人身。」

封印並未解除。火延燒頭髮,她炙痛地落淚,接著笑了,「圓月時你無可能說謊。」

他落在樹叢高端枝椏上,本能地估計著,讓枝斷,他再跌,折斷較低的樹枝,奇妙地平衡著身體,僅略擦傷。同時,她消失了。灰飛煙滅。硝煙中一縷香氛,很快散逸。

他活到很老,月圓時,騎馬到林中悲鳴。直到失去再見到她的希望,含恨而終。
* ****

戰後,五味川純平帶著一隻盒子,在美國,見到名門千金小姐盛盈盈。

盈盈揭去盒蓋,見到紫色的灰塵,落淚不止:「乃馨,乃馨,你死了。」

盈盈是梵因的太外婆。
* ****

悟斯說:「慢著,」但手腳很快,極不講理。他揭去如是的連帽衣,刷一聲,連內衣扯下她的恤衫,轉過她的身體。如是閉眼,雙手遮著自己。

背後的翅膀展開,只餘一隻。

Vol de Nuit本故事完
如有雷同,那是為了讓妳對號入座
下週他要更深情更放肆,等妳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