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5

 

 

 

『羊,哪裡來的羊?』

如是放下棒針,一五一十講給梵因聽:

『大衛在倫敦近郊的艾克司慕有個農莊,因讓牧人到產業上吃草,故贈他兩綿羊。英國毛紡業早已式微,養羊準備宰了賣,但那是大衛的羊,平常很皮,把他的信件、文書、帶曬在屋外的內褲全吃了。今夏長了初絨,熱得團團轉,大衛把羊抓到浴缸洗澡,不料羊一進澡缸,水沒了,像海綿般吸個乾淨,』

梵因愈聽愈奇,『那怎辦呢,』

『我教他剪毛,他手巧,那可是英國夏特蘭種羊毛,初絨軟得像雲朵,一隻羊全身剪毛可賣廿鎊錢,兩隻羊的初絨,可織四件毛衣。』她把披肩往梵因身上比了比,『洗的時候,記得要用隻枕頭套套好放洗衣機。』
* ****

在場與否,他都決定撩撥她,難道是這樣?

梵因復學了,披肩好用之極,平常捲在書包裏,幾乎不佔面積,溫習時,全身一裹,溫暖如喝了熱可可。

指定功課是深入專題報告,梵因動手做義大利拉奇拉地震災情研究,報導旁,有一則更小的消息:指揮家慕迪,將在九月份的某一週六,在拉奇拉警官學院指揮重建籌款義演,演員大衛米勒將從米蘭飛往支援,演唱歌劇。

週五下課,梵因搭機,往義大利。
*****

開學後的機票特廉,此次梵因乘經濟客位,但見滿地報紙、鞋襪橫陳,食物翻熱過熟,難以下咽。後座的嬰兒,世界末日般哭喊,隔鄰的女郎,把腳抵著前座椅背,塗蔻丹。

好在,她已有輕如杯墊的網路筆記本,移動電話能直接與衛星導向連線,從螢幕影像中辨認經緯度,並立即載入鄰近地區一切資訊。

是的,她能在週末旅行,只要戴著她用來平衡體位的電極帽。

還有,她的披肩。
* ****
地震,六點三級,幾乎摧毀拉奇拉。窄街仍堆著瓦礫,生還者住在一式藍膠帳篷屋,夜晚則往體育館改成的避難中心過夜。

九月,義大利中部在白晝仍熱,且餘震不斷。奇是奇在,收音機仍在遠處響著歌劇,一位老婦設法把小小的鋼琴搬入帳蓬,不愧是亞平寧山下的音樂市。

當晚,政客與明星雲集,災後,重心移向救援,資源與設備都短缺,大衛幾乎是用嗓子撐起了兩個鐘頭的大堂演出。

他聲音極美,好似生來就是一俱優良樂器。高音處,流溢著難以形容的誘惑纏綿之意。

大衛必也有時差,但卻即時更衣,直接上場開唱。除中場外,沒有休息。現場演出還不能有誤。

梵因決定,以後永不再抱怨經濟艙的擠逼,與旅途勞頓。

會後,她回酒店收拾,打算乘巴士去羅馬,搭夜機回洛杉磯。
* ****

她在大堂結帳,忽爾有人從身後一手取走帳單,大衛一面看,一面笑嘻嘻道,『年輕女子夜間孤身在義大利中部閒蕩,想來是吃過熊心豹子膽。』

梵因正想說甚麼,不意連人帶披肩,被他臂膀摟在懷裏。她沉下臉。

大衛立即鬆手,笑意更濃厚,『不要小看男高音。沒有足夠雄風,是會四散潰碎在舞台上。』

梵因還未說甚麼,司機已將她小小行李提下樓,等待大衛吩咐。

『你還有一天,明天回家,週一上學可好?我明晚在米蘭演出,請你、請你,』他說得那樣快,彷彿怕極了被拒絕,『在場。』

他眉飛色舞,『我要雪米蘭之恥,我曾唱壞了波西米亞人,被觀眾噓下台。』
******

本章節完
而故事未完
他本性未改照樣很深情也很放肆
本故事將在下週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