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Wilma Bearchen 2009-10-26 Hong Kong

20091102

『他本性未改,照樣很深情,也很放肆。』報告首頁寫。

克莉斯丁米勒在書齋會見私家偵探。前後她聘任過三名,無結論。

圖書館長司徒太太,上星期被參議院能源委員會高薪挖角,搬到華府去,擔任檔案經理。故麻煩大了。沒人知道家裏有甚麼藏書。

但令她困惑的還不止這一樁。
* ****

克莉斯丁有荷李活式婚姻,但身出政治世家,父兄均是律師,她不必在娛樂圈討生活,故與維多利亞貝克漢保持距離,以示自己不是WAG一族。

她長得美,一點蒼桑都無。連整型都不必。她被褓姆、女家教、護士一路伺候到日內瓦的finish school。再由秘書、管家、私人助理與專屬設計師接手。

她靠騎馬與按摩,保持身材。生活中最重要的決定,是指甲油的顏色。

丈夫大衛米勒,得獎演員,兼製做音樂。比之週遭奇形怪狀、分分合合的怨偶,他們堪稱登樣的一對。

但大衛,會在某個早晨,起身,做兩個三文治,一暖壺咖啡,裝在野餐籃,出租車在門前響號。就此消失整日。某次克莉斯丁注意到,他帶著一件披肩。

他曾多次用蒸氣親手清洗那披肩。

直到他有次,連杯帶瓶,與冰塊冰桶一併消失時,克莉斯丁才真的動氣。她跟蹤他,直跟到拍片現場。一切正常,正打燈,悶煞她。有章子怡和大衛的床戲。

女演員無所謂似,脫掉緞袍,裏面一絲不掛。讓化妝師在背上打粉。瘦、平胸。克莉斯丁被導演請了出去。
* ****

私家偵探很快拍了照片,送報告。

大衛去見的人,名叫陳梵因。她自己開著敞篷車來,而大衛,乘地鐵、直升機、巴士、還有一次,租了一具自行車。

他們去堙遠的高處。舊金山,慢慢喝著瓶中熱飲,欣賞霧港。更遙遠清靜之處,是鱈魚角。他們隔著黃昏燈火,看雪飄在半凍的港灣。

更有一次,在鹿特丹,臨港的船屋頂艙,他熱了清酒,斟在她杯裏。
* ****

『這陳梵因,甚麼來歷?』

私家偵探憐憫地看著克莉斯丁,這位大小姐升級的闊太太:無知得可以。

陳梵因是自由研究者。當決策者卡在兩種看法之間,無從選擇時,會想起她。

陳梵因是第三意見。她看法奇趣,在盒外思考,往往突破瓶頸,有意想不到的觀點。她本人即是獨立的智庫,是個判讀資料的快手。從加州大學歷史系畢業後,在史丹福研究軍事關係。

她的雇主是製片人、跨國媒體總裁、大法官候選人、軍事強人、資本家。

而她出現在許多海港,自然與外交地緣和局勢有關。

『那我丈夫找她何事?』克莉斯丁納悶。

私家偵探憐憫到無言以對。大衛米勒知情識趣,梵因召他來解悶,放鬆心情。而他見梵因,彷彿是見一機變、卓見,都超過他百倍的戰術家。

她是他的新鮮空氣,他的啟發。


 

大衛米勒也算娛樂圈內有謀算之人。終於,也不過成了,為女性解悶減壓的角色。私家偵探個人對這等角色,並無異議。

* ****

自然,有些事,私家偵探不便對雇主明講。

『承你謬讚,』偵探記得梵因對他說,『我江湖女一個,能解決一兩件糾紛,靠的不過是旁觀者清罷了。』

陳梵因是何等人物,他這樣的腳色,當然很快被識破。

但她竟是個可人兒,非但替偵探把餐帳結了,還讓maître d’ 開瓶新酒,邀他試飲。

見偵探猶自沉吟,梵因打趣似笑他:『別找了,米勒先生回家見夫人去。』

偵探便也挑戰她。『你明知他是有妻室之人,』

梵因笑道,『誰人不是有妻室有女友有同居人有法定權利義務啊。他們對我有何看法、有何企圖,始於他們,也終於他們,與我何涉。』

原來她自由似空氣。偵探目炫神迷,『一向如此?』

『一向如此。他們並沒從這港口私奔出海,他們乖乖回家。』

偵探不禁問:『你呢?』

梵因戴上手套,拉一拉風衣,曼妙地回頭。『我?我決定自己的去向。』
* ****

後記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