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煙嗆人,啪啪的火星朝天竄出,薩比喝令陳凡扶大衛避出。

大衛兩手貓般攀著陳凡,兩腳如沉船,在地上拖曳。沉重之極,陳凡設法移動。他拼命對她的兩眼揮手,喊著:「專心,…聽我講,別拆了!用火……另一把火……,」

薩比忽然懂了,「好主意,」他抓起一根燒著的木棍,向火延燒過來的方向點燃。其餘人手心領神會,煽的用力煽,吹的用力吹。兩股火遇在一起的瞬時,陳凡覺得要窒息,只聽轟一聲,火滅了。

新鮮空氣湧入。陳凡跌坐在地,只見梅伶已從前方當樓奔回,看見薩比一臉烏黑,頭髮根根朝天聳立,絲邊圓眼鏡上都是裂紋,但手腳俱全,高興得與他互擁。

大衛翻倒在陳凡身邊,鼓掌狂笑:「最快的辦法瞬間耗去氧氣,是用火耗火。火耗。」

陳凡沒好氣。「金飾匠不成?火耗。」慢著,她轉向大衛:「你你你,終於對我說話?」

可不是,他搧著自己,而且照例吐不出象牙:「好熱,瘋喇嘛的冰淇淋拿些來吃。我還要吃天福居用冰糖烤好的火腿,西太后的奶油餑餑桌….這位姑娘,我的老婆….」

薩比嘆息。「這是米勒無誤。」

火燼中忽然走出臉色陰暗的小孩,成年男人的聲音:「米勒,幹得好。又一次保全當鋪。」

「老闆,若不是小姑娘像我媽那樣照顧我,」大衛說,當鋪東主陰陽怪氣打斷他:

「你再看清楚一點,她哪裡像你的媽?」

大衛回味無窮地笑著。「說的也是。她的腰好細,身上味道好甜,眼淚汪汪的。若我能動,恐怕忍不住先偷襲她,唉喲,小姐,你幹嘛打我一巴掌?」

當鋪東主忍笑。「陳凡,我欠你不少。自己從第八號總鋪挑件寶貝吧。」

時空倏地變幻。全體都身在第八號當鋪的儲物大廳。大衛跌坐在一張扶手椅,他嘻笑:「真是世間第一把交椅呀。」

陳凡說:「價值不等於價格。價格,也不等於價值。價格取決於市場。第八號當鋪的所有物,均能收買換取,因此恆受制於市場。」當鋪主人韓諾說:「你對這一切,並無興趣?」

陳凡笑了。「我都能將我的力氣和笑容免費贈你,買賣自然不存在。梅伶,你見到幼年當掉的希望嗎?」

梅伶說:「在架上呢。真是久違了。」

陳凡輕輕道:「梅伶,你聽好。你會和薩比旅行得很遠,」一個晶亮橙色的希望冉冉從梅伶心中升起。陳凡繼續說,「你們會有後代,」一個粉紅色的希望升起,「後代居住在平安自由的土地,」紅色的希望升起。「你會把嶺南派畫作賣給全世界。」

陳凡一面說著,閃亮的,彩色的希望之為物,在當鋪內全部有形有格,一一發生,直到儲物室擠不下。

「嘩,」大衛鼓掌。薩比安慰地牽著梅伶的手。

「被奪走的,送他們。從心中再製造一個。」陳凡輕快轉身:「後來他們會發現,原來有東西是他們從來奪不走的。」

韓諾淚盈於睫,他躬身拜謝:「豁然開朗。」
*****

留學面試中,羅素望著陳凡:「筆試高分通過庚款獎學金,據說你且破解了第八號當鋪之無敵經營理念。」

陳凡笑笑。「買賣無非世間法耳。讀聖賢書,自然要有不一樣的玩法。」

「據說清廷即將廢科舉。」羅素說。

「我是女子,千年科舉一向與我無關。」

「歡迎你到英國。亞洲古物鑑定是一門專業,請好好欣賞帝國的掠物。」
*****

火災後當晚,大衛吩咐眾人將當鋪鎖好,全體出發回他在海淀的住宅過夜。

管家與僕役將大衛扶進臥房,陳凡命他們送熱水盆。她低頭為大衛沐足,拭乾,將兩腳置燈下,接著打開盒子,取出一干尖細工具,像要動手術。

大衛笑容盡失。「做甚麼?」

陳凡頭也不抬,「我替你扦腳多時,之前都先以熱水泡軟,已挖去六七個雞眼。」

「你…..甚麼?」他腳一縮,竟能動了。機不可失,他跳起來,驚叫,逃出臥房。半途,忽爾想起,慢著,她穿著月白小襖,在帳內。四下無人.....他笑了,轉身衝回臥室。

陳凡見他來得快,驚愕中不及反應,已被他飛撲按在榻上,髮辮完全鬆開。但覺十指已被他牢牢鎖緊,雙唇被火般吻過,再吻。吻得她叫出聲:「大衛米勒你,竟敢獨門心思恩將仇報?」

然後他兩手移位,圈著她的腰。粗重深沉的呼吸籠罩著她。就此溶化。

他落淚,忙著胡說八道:「男人喜歡聽女人叫,請繼續,我心愛的。」

*****
當鋪故事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