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天的過去

喬琪每日等著文吉的電話 卻是越等心越冷

 

此時的喬琪 隨性的走在街上

忽然 肩膀被拍了一下

 

喬琪回頭看到了永銘

永銘看著喬琪說: 你回家了?  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

 

喬琪說: 沒有啦 只是媽媽拉著我到處去玩

(心想  可不能告訴他說 我是和別人出去玩)

走~~ 我帶你去吃飯  永銘拉著喬琪說走就走了

 

在餐廳裡 永銘說著一大堆事情

喬琪看著永銘那神采奕奕的模樣 對他的印象也就不像當初的那樣討厭了

 

時間飛逝  

永銘看了一下時間說: 喬琪 我還能約妳出來嗎?

 

喬琪心想: 既然文吉不在出現了 我們也沒結局

我還年輕 多點朋友不為過吧

就說: 可以呀! 我把我家的電話給你 有時間我們在一起出去吧!

 

自從這次以後 永銘展開追求 幾乎每天都會打通電話給喬琪

 

喬琪也在永銘的積極追求之下 漸漸的把文吉給永藏心底 不再提起這個人

 

經過了半年   喬琪和永銘的感情 進步神速

但是媽媽 卻一直的提醒喬琪 別忘了立遠

 

在媽媽的提醒之下 喬琪心中有了打算 必須和立遠攤牌 要不然 立遠會認為我會嫁給他

 

當晚 喬琪打通電話給遠在大陸的立遠

 

接通電話後  除了寒喧問好

喬琪問立遠說: 你何時能回來? 我有事要和你談

 

立遠納悶說: 電話裡不能說嗎? 是不是生活費不夠?還是 家裡出了什麼事? 你說ㄚ~

 

喬琪聽到電話那頭立遠的關心 有點於心不忍

但是 不能不解決這件事  不能讓立遠陷的更深

 

只好說:

電話裡說不清楚 你排個時間回來一趟吧  好嗎?

 

立遠聽見喬琪的堅持 說: 好 我盡快排時間回來

 

喬琪聽立遠如此的說 回說: 我等你的消息

 

再說沒幾句話後 喬琪掛上了電話心也沉了下來

 

心想  我該怎麼開口說 我有新對象了 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總總的問題 盤旋在喬琪的腦海裡 揮之不去 索性不想了

 

喬琪站了起來 拿起外套 鑰匙 錢包 出門去散心

 

兩天後 立遠一通電話告知"三天後回來"

 

喬琪知道後  喃喃自語的說 : 這天終於到來了

 

媽媽看著喬琪心神不寧的自語 擔心的問: 女兒ㄚ

你是不是有事沒告訴我 有事要說ㄚ  媽媽也可以幫你出主意解決 知道嗎!

 

喬琪回神看著媽媽說: 對 我有事要解決 媽~ 我就先和你說 你可別生氣喔

 

好 我不生氣 有事就說吧! 媽媽說

 

我  我  我要和立遠分手   媽媽震驚的說不出話

 

媽    我知道你認為立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

我應該要報答他 或是嫁給他 但是 我不想ㄚ

我和他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永銘吧 我愛他 我要和他在一起

我已經不能沒有他了 你答應我好嗎?

 

喬琪 你真的要這麼做嗎? 不顧立遠的感受嗎?

永銘真的那麼好 好到 你寧願放棄立遠而選擇他?? 

媽媽質問的說

 

喬琪說: 對  我已做了決定  媽  你會支持我吧?

 

媽媽說: 不 我都不支持   事情你自己去決定 只要不後悔就好

(說完 媽媽轉身走回臥室 不再給任何意見)

 

喬琪見媽媽如此的決定 只好自己搞定這件事

 

 

隔天 永銘和喬琪一起出去散步

 

喬琪對永銘說:

你知道我會提早回家  是因為有人拿錢出來  我才可以回家的   他是我的恩人

他對我有份感情在  今天   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必須和他說清楚  這樣你懂嗎 ?

 

永銘說:

其實我早已知道    只是你不說 我也不好意思問妳

既然我倆要在一起 有他在當然不好

我很高興你和我說出來  也願意解決這件事

不管如何   我都站在你這裡   懂嗎?

 

喬琪掛著兩行淚水看著永銘說: 謝謝你

 

永銘抱著喬琪說: 傻女孩 有什麼好哭的 不哭了 來乖 我們隨便逛逛去

 

兩人手牽著手 甜甜蜜蜜的 完全不知兩天後有場風暴等著發威~~

 

 

兩天後 立遠踏進了喬琪的家

 

一進門   就趕緊的問喬琪說:有什麼事 一定要我回來才說呢?

 

喬琪請立遠在客廳坐下 倒杯水給立遠後

 

開口說:

 立遠   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我有喜歡的人   我和他有結婚的意思    所以    我要和你分手

我對不起你   你幫我的事  我很感激你   但是   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   我們不適合    你成全我吧

 

立遠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半响後   緩緩的說: 為什麼? 我對你不好嗎? 還是我哪裡做的不夠?  你告訴我   我會改進的    好嗎?

 

喬琪看著立遠狠心的說: 

不   不是你不好   只是我對你沒有感覺了 你不要這樣 我們好聚好散

我欠你的   如果今生我還不了  來生 我再還你

 

忽然   立遠站起身說:

不   你不用還    為你做的事 是我心甘情願做的

現在我要說的話   喬琪你要記住   我永遠不放棄你  不管你有沒有和他結婚或是其他人   我會等你的

就算是我老了  妳也老了   這個誓言永遠存在

如果你有事 還是可以找我幫忙   但是    我不會出現在你眼前

除非是你找我   知道嗎!!   我祝福妳   我走了~

 

立遠拿起行李 留下呆滯的喬琪 走出了大門

 

喬期聽到關門聲 趕緊回神  跑了出去 卻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心中萬萬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束

 

只是   立遠的那番話卻是"永刻在心裡" 抹也抹不掉的留在那裡

 

事情沒有喬琪想的那麼難解決

 

但是 往後的日子 卻是苦難的開始~~~

 ~~~ 待續 ~~~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