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來自" Kuso 羅曼史 "Samantha  

 

 

她氣息甜美,難以言喻。她不知情慾凶險。狗隻蹲著看他,不無警戒,大衛一面思考,一面朝梵因耳朵輕吹。她似怕癢,躲開。

遠處傳來悶雷。大衛還在期待對方意亂情迷,不料梵因卻已坐起,四處張望:「零錢呢?好大個兩毛五掉地上。」

說著,一顆涼涼的物體,也輕輕擊中大衛頸子。他失笑,溫柔。「財迷心竅不成,那是冰雹。」說時遲那時快,嘩地大雨帶雹淋將下來。

大衛仰頭大笑:「暴雨來,就發達囉,有兩大好處,第一,不必澆花了,第二,你我均會變成落湯雞,….」

如意算盤還沒完,梵因望著這個一口大白牙的男人,同情道,「你曬出來的衣物馬上要泡湯。」

大衛如夢初醒,跳起來:「啊啊啊啊哇,要命。」他抓起衣籃,衝去搶救。狗汪汪叫著,梵因哈哈大笑,幫著他把半濕的衣物搬入一旁架好的雪白帳篷內。

大衛走到一半,停步,回頭對梵因說:「脫掉。」

甚麼?「脫掉。」他說,遞來一條乾毛斤。「我要把你的上衣和長褲熨乾。」

「你不准看。」

「沒甚麼准不准,」他奸笑,「你不脫我幫你脫。」

梵因面紅耳赤,把毛斤擲到他鼻子:「色狼!」
*****

他甚麼也沒穿,僅在腰部圍塊布,舒服地伸開兩臂,引吭兩句「飲酒歌」。

接著,大剌剌攤開燙板,試了試熨斗溫度,駕輕就熟熨衣。梵因裹著毛巾,用另一條毛巾擦乾狗隻。

再穿上筆挺的乾衣,僅是幾分鐘後的事。大衛很滿意。
她勤奮手做,開朗任怨。拾狗糞,打理雜事。她為何像他。

大衛建議喝個冰鎮香檳,她說工作時不喝酒。只接受了桌上的香蕉。她肚餓,他惻然看著。別的女性,也許已經開始要魚子醬。

全無虛榮習氣。

也是第一次,他和一位女影迷聽雨,談電影。好像可以聊終宵那樣放鬆。

「在Feelings那部戲,女主角是瑞絲薇斯朋,演個幽怨小女人。悟斯好入戲,他演個性感的變態…..」

「我喜歡”笑忘風中”。」

「啊,那部片子,華人女軍醫是陳沖演的呢,好耀目…..這件大號洋裝是我媽的啦。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不准笑。」

雨停了,已不再是激辣晴天。黃昏,是西岸九點。她牽著狗,依戀地望他。大衛低頭。他明早有通告。

直到醒來,他才發現,又忘了問她的名字。
*****

梵因也有工作。

因有玖儀推薦,梵因南下墨西哥,在劇組中幫助馴獸師照顧演出的動物。那是一支啤酒廣告,有動物特技鏡頭。

受傷獅子脫出時,整組人正吃中飯,聞聲退卻。荷槍人員趕到,整條街都空了。人事組的瑞貝卡忽然說:「梵因在哪?」

大家驚咦地一聲。她還在現場。那是個打工學生,無依無靠,雇主僅買個臨時意外險。

兩個武裝保安帶著麻醉槍進去搜救。只見梵因背對他們。她回頭,做安靜噤聲手勢。她面前,是傷獅。

此時圈外一名醉漢,忽然扔進一隻空瓶,哭喊:「殺了牠!」

瓶子墜地破碎。飽受驚嚇的獅子撲向梵因。槍聲響起。

梵因被直升機送回美國國境內急救。僅裂傷,就要縫兩百多針。
*****
Vol de Nuit本故事完
如有雷同,那是為了讓妳對號入座
下週他要更深情更放肆,等妳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