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2

直到確知玖儀脫險,梵因才收拾了,搭上凌晨的飛機回美國。

大衛一直不曾出現。

再見到玖儀,是數月後,新聞片上。

玖儀模樣變了,那顆子彈將她全人拉動一些些,幾乎看不出那點歪斜。但她的眼中有一種冰冷的光采,造就了謎般的優雅。她又有新角色:喬治艾略特。

而梵因當天回醫院複診,無雨一見她,就訝道:『你的電極帽呢?』

梵因猛醒,『掉在米蘭,』

無雨看著她,漸漸露出笑容,梵因再猛醒:有廿多小時不需電極帽了。

她穩穩站著,也笑了,不知自己這樣幸運,能漸漸痊癒。生活,真沒甚麼可抱怨的。
* ****

梵因一回學校,就要見本科導師。

她的獨立研究大綱,已通過系內審查,但只有三個月時間,撰寫報告。她把十年中華盛頓郵報的軍事社論全找出,中情局的A與B組幾項大案都要看熟。接著她深入五年內主要的軍火交易。

兩個月後,眾議院的國防委員會副小組請她做個聽證報告,分析目前的軍事預算。

梵因決定好好做:這是她入史丹福研究所的敲門磚。

日以繼夜。接著開始有將軍們請她參觀幾個主要軍事基地,主要是評估。許多智庫招聘她,討論條件。

未畢業,她已習慣經常旅行。行李極簡單:一副衣罩中,裝著一襲熨貼的、得體的深色簡報套裝,一具網路筆計簿,和旅行用可折疊的瑜珈墊。

她再也沒料到,眾議院的聽證會有如此多人來。其中一位非裔瘦高紳士進來時,全體起立。
* ****

一週後,那位紳士忽然打電話到學系上,指明找她。

『總統先生,您早,有何可幫到?』

『梵因,若果我想請你擔任白宮國防研究助理,可願就任?』

梵因揶揄他。『華府博士多著,都是核武軍事家,怎看上我遊戲之作。』

『因為我從未看過有人用劇場理論分析國防預算。』

『總統先生,您比我聰明多了,這點您推敲一下,也有眉目。何況你我道不同不相為謀。我支持共和黨。』

『我很疲累,聽你講講政事沒包袱。』

『您三天做兩場戲當然累,』

『梵因!』

『對不起,總統先生,我天性閒雲野鶴,寫寫劇本混飯吃就開心,』梵因說,『稿費版稅夠讓我自由了。』

對方長嘆,許久才說,『我妒羨你。』輕輕掛線。
* ****

直到和出版社開完大綱會議,梵因才得回海邊,見太外婆。

夕陽西沉,悟斯與狼爺爺陪太外婆喝high tea。見到梵因,悟斯倒茶給她,『過中秋,你媽與姨媽們都在屋裏備菜。』還有許多精靈姑姑們。

太外婆問梵因,『你忙甚麼,都上了報紙。』

『無非是瑣事,』梵因說,『您會嫁給狼爺爺嗎?』

盛盈盈一笑,『你也知我們家道中落,我少年時也靠兩手掙生活。我是獸醫。』

『啊,』梵因肅然起敬,『同時也結婚理家,終於子孫滿堂。』

『是啊,可紅塵短暫,之後,還有更好的,』太外婆說,『你很明白啊,你愛忠義。』

梵因忽爾逼切問太外婆,『我呢,我的紅塵呢?』

盛盈盈憐惜地摸她的臉,『你與他有緣無份,只好留在剎那紅塵。你倆會各自嫁娶,可是終他一生,無法對你忘情。』

太外婆牽著悟斯的手進屋。梵因站著,風拂過她,月圓的晚上,人變狼,而她,碧海青天。頭髮輕輕輕紛飛,桌巾飄動,而報紙掀起一角。她注意到了,再讀一遍,終於揚起嘴角,笑了。

太外婆並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報上寫著:

大衛米勒本週小登科,在紐約成婚。新娘是加州參議員之女,名門出身。

讓他的妻去出席慈善拍賣、時裝節與剪彩頒獎應酬吧。大衛的妻,將為他生兒育女、裝點門面。

陳梵因野性難改,她想。她終生會和神魔打交道,玖儀在內。她要寫他們的故事,而他們對她,忠義不移。

*****
本故事完

他本性未改照樣很深情也很放肆
下週會有後記

kUSO 羅曼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