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人在鏡前說:「你恐怕要花些時間適應自己的新世紀女性新造型。」

凡妮莎說:「任何事只要奏效,我無問題。請你也為我的助手露露檸檬做個相同造型。」

兩個鐘頭後,香奈兒走進沙龍,一眼看見露露檸檬那雌鹿般的S型身體,穿著露小腿的直身洋裝,細香煙從她嘴角落下。

這非洲裔的女孩漂亮飄逸得像象牙的雕塑。

「嗚,啦啦,」香奈兒讚嘆,趨前細看:「愛馬仕,迪奧,朗凡,我可可香奈兒要你們全體甘拜下風。」

露露成為人類第一位超模。她時薪兩千磅。

「識字的女人,如我,所得還不到露露的三分之一,」凡妮莎後來笑嘻嘻地透露,毫無遺憾:「同年在米蘭創業的馬利歐Prada,很快前來挖角。合約還是我去談的。」

西班牙人將凡妮莎帶進樂隊的排練室。她的心狂跳:大衛米勒。那正在用左手指揮的,不正是大衛。

兩人目光相遇,都快樂得不置信。在場的人,無不感覺到亮晶晶的磁粒子,從兩人週身雪般四散,輕輕旋舞。古人說,這叫紅塵。古人講的沒錯。

凡妮莎輕撫著大衛的臉,大衛亦輕輕擁抱她。大掌觸及凡妮莎的腰,大衛微微一怔。她竟是這樣幼細。他忽然間十分想更接近她的氣息,也十分想知道,若能將她再摟緊些,會是甚麼感覺。

不過兩人也有社交的反射動作,立即客氣分開。讓露露檸檬一家三人與大衛緊緊地擁抱慶賀,然後西班牙人與妻子亦流淚與他相擁。

「對不起請讓一讓,」華裔三姐妹之一乾乾地說,端咖啡給大衛。那較小的一位說:「大衛是我們的音樂老師。」

大衛立即介紹:「美麗的她們是姓宋的三姐妹,心玲,美玲和愛玲。」

她們僅是點點頭,故意不正眼看凡妮莎。大衛也夠聰明沒邀大家同喝咖啡。

凡妮莎輕輕說:「大衛,可否兩小時後到溫室見面,有事相商。」

大衛亦輕聲:「為什麼,蝴蝶,不是現在?」

凡妮莎垂著眼。大衛發覺可人兒心事重重。「大衛,我有合約讓你過目。」

她走開。宋氏姐妹在她身後輕蔑道:「走,大衛。甚麼蝴蝶,根本是拳頭。」
* ****

大衛合上卷宗,「嘩,錯字滿篇,不過露露上禮拜才學識字,資質非凡。條件如此優厚,但我是歌劇演員,不懂海事,不夠資格擔任合伙人。」

凡妮莎靜靜道:「不要誤會。我要的是閣下的姓氏,我是尊重合約之人,若你娶我,自會公平待你。」

大衛立即把驚訝藏進心中。「蝴蝶,你家境甚寬裕,不需出此下策。」

「富裕是因誠信。家祖父少時由中國的湖北,步行五個月,翻山經緬甸進印度,在印度洋上首創船運。家父則在太平洋上接續家族企業。我意在大西洋。婚姻亦是合約,其目的是讓大家生活好。請閣下明白現代女性的權力處境,暫時幫忙。」

大衛心中如五味瓶倒翻,一面又為這種聞所未聞的論調著迷不已。「但蝴蝶,你要的是職位,不是我。我未準備好娶妻。」他真想抓著她的肩膀搖她:喂,醒來,我是你的。

凡妮莎沉下臉。「我是移民與難民的後代,生存第一。宋氏姐妹有的,我那樣沒有?你要求得太多了。我會覓妥其他人選。」她笑著自己開門出去。

法國人在一棵棕樹後都聽明白,繞出去,冷笑:「大衛,你出生和進棺材時,請問又準備過甚麼。」

香奈兒搖頭:「人蠢無藥醫。」她與法國人一同離去。

****待續哦

作者:Samanth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