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蝴蝶傳奇1913之serenade de collector[捕蝶人夜曲]

 

大衛起床絕早,他練習發聲,卻看見甲板泳池裏,戴泳帽,穿著當代身長及膝泳裝的凡妮莎,來回暢泳著。

她泳技了得。仰泳時吹著口哨,看見大衛揮揮手,翻身一躍,竟游起蝶式,廿趟後,她起身,對大衛說:「我們去廚房找好東西吃。」

整個早班的伙房看到凡妮莎,歡聲雷動,因她前日已幫全體爭取到加薪。送上來的是大衛喜歡的煎蛋,火腿與水果,凡妮莎連盡兩份,實在看不出那樣纖細的人兒,飯量竟像拳擊手。她一面吃一面嘖嘖讚賞,全情享受食物。

大衛震盪著,從不知和她同桌吃飯,竟可以那樣輕鬆快樂。

巨大的食量,原來是因巨大的工作量。整個郵輪上的女人,都花彩招搖。他的蝴蝶卻深諳以簡御繁之道。凡妮莎穿著象牙色的針織洋裝,加上海事雙排釦的長大衣,戴著短圈珍珠鏈,平根鞋,全身沒有亮閃閃的配件,也無搖晃的首飾,指甲乾乾淨淨,整個人極精神,極舒適,召集部門會議,檢察油料報告,聽取氣象簡報,物流報告,簽發補給訂單。

即使在陸地上,大衛都沒料到,集中精神工作的女性,可以這樣閃亮。

晚餐與餐後,他有演出。但凡妮莎不在場。下了班的她,穿一身紗麗,在船長室竟夜撰寫報告。大衛回艙獨眠。

有一夜,凡妮莎笑嘻嘻叫醒他。「做夢還唱歌。你肚子餓不餓?」

他起身,凡妮莎駭笑,轉身遮眼:「大衛米勒你,怎麼甚麼都沒穿。」

大衛亦不好意思道:「天氣轉暖,是有點貪涼。」

他套上長褲襯衫,與她偷偷溜進大廚房,一排巨型冰箱中,堆放著今天在停泊站運進的各種口味的冰淇淋。大衛舀了香草,焦糖栗子,和忌廉覆盆子三種口味,凡妮莎正巧也挑這三種口味。兩人對看,大衛捧著盤子,有點感慨,像許久沒見她。大衛不禁用自己的匙餵凡妮莎吃。

法國人和西班牙人此時搶進來:「有這等好東西,我們也要吃。你倆當我們透明可也。喂,我要這香檳葡萄味的。」

此時,凡妮莎寒毛直豎,「你們可聽到有人叫?」扔下匙子,穿堂越室,奔過甲板來到右舷,開亮探照燈向下照。

另三人隨後趕到,只見下方深處冰海中,一人正呼救。

凡妮莎這樣吩咐:「卡立多,你拿好探照燈,千萬別讓我們在暗中。大衛,我綁在身上的繩索,拉緊不可鬆手,薩比,你去叫人,把小艇降下水面,多帶毯子回來。」

大衛震驚:「慢著,蝴蝶,誰說你要下水?」

還沒說完,凡妮莎已跳入大洋。她忍著冰寒,奮力游近對方。幾乎力竭,但終於抓著頭髮。

兩人浮沉著,那是個年輕男人,還有知覺,示意凡妮莎往上看,滿眼恐懼。凡妮莎也覺探照燈光驀地模糊,他們是在一塊堅冰下。全身痲痺。她奮力拉著繩索,一手緊抓男人。大衛,救我,她想著。然後是缺氧的焚燒感。

忽然一聲輕輕爆裂,冰嘩啦一聲裂開,有聲音在旁歡呼:「虧大衛手準,用獵槍打碎浮冰,又沒傷人。」幾隻大手將他二人拉上小艇,升上甲板。

在一旁張著大衣的大衛搶上來,一把裹住凡妮莎,將她抱回艙內。凡妮莎此刻方有凍傷的感覺,大聲呼痛,急急在大衣口袋中摸索,找威士忌酒瓶。

大衛焦急地喝止。「不要找了,你會凍死,快點,快點脫下來,」他將凡妮莎大力按在地板,一把扯開她上身濕淋淋的繴襟,再甩脫她的下裳。

他在做甚麼?凡妮莎又氣又急,又羞,「我會換,我會換,走開啦。」反掌揮開大衛的手,不料竟一巴掌擊中他的臉。唰,把鼻血都打出來。

「對不起啦,」她怨:「閣下在場人家怎樣換衣?」

「對不起啦,」大衛也怨:「我以為我們是老友,忘了你是….女人。」忽然想起來:「對,你平常都在哪裡更衣啊?」

凡妮莎大叫:「出去啦。」抓著濕衣,把大衛推出。
大衛擔心,又一腹冤楚之氣。等在外間的西班牙人見到臉上的掌印,和鼻血,上下望著大衛,納罕:「為什麼呢,人才撈起來,好歹也讓太太喘口氣行不行。」

*****待續哦

作者:Samanth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寧 的頭像
梅寧

我的小世界

梅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